Sunday, November 28, 2010

Yu Ying-shi on the Nobel

Professor Yu Ying-shi (余英时) of Princeton University on why the Chinese
governing elite is so worried about the Nobel Prize ceremony:

Source: http://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2010/11/blog-post_8495.html

余英时:中共为何阻止各方人士参加诺贝尔和平奖典礼

共产党现在怕的是一个和平奖会颠 覆它的政府。共产党最近举了两个例子,说苏联就是
被和平奖弄垮 的。第一个是萨哈罗夫、苏联的氢气弹之父,后来他批评政权,变成了 异
议分子,在一九七五年得到和平奖。当然他不能去接受,但是这是 个很大的一个荣誉;第
二个就是把苏联共产党搞垮的戈尔巴乔夫,戈 尔巴乔夫在一九九○年也得到诺贝尔的和平
奖。

这个奖可见得对共产党来讲,还是 很可怕的,苏联就是这样崩溃的。它认为现在各国兴高
采烈地庆祝这 件事情,颠覆中国,这是从它的一方面看的问题,所以在这一方面, 它一定
要阻止。但是还有一方面就是中国国内,它也很怕。因为对国 内的统治事实上是非常的
脆弱,反对它的老百姓、抗议它的老百姓是 非常的多。因为虽然有一亿、或一亿五千万、
甚至两亿人比较生活好 一点,但是另外的十几亿以上的人还是处在非常贫穷的状态下,贫
富 不均越来越严重。

共产党不公平、压迫老百姓也是越来越可怕。最近的李刚事件,李刚是河北的一个公安局
副局长,儿子 压死一个女学生、压伤一个女学生,最后扬长而去。人家追问他, 他就
说,"我爸是李刚,你怎么办?"这是中国很有名的一个做官 的儿子衙内欺负老百姓、而没
有受到任何重要的惩罚,只是判了三年 的刑,但是被释放出来了。

所以这样的官逼民反的事情是越来越多,因此它就阻止国内任何人去奥斯陆参加诺贝尔和
平奖典礼。刘 霞已经请了一百四十三位中国大陆的异议人士,各种各样的人很多, 但是
这一百四十三人我想大概没有一个人是去得了的。刘霞本人最后 让不让她去,都是很大
的问题。

所以从这一方面来看的话,十二月的典礼还有许多很好看的戏在后面呢。现在我就讲这两
个方面共产党 的作风。第一个就是国际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事情,苏联两次诺贝尔 和平
奖都没有表示任何态度,只是不说话而已。共产党现在是因为自 己觉得是个经济大国,你
要得罪我,你就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在奥 斯陆的大使馆就收到中共的一个正式的外交文件。
这个文件字里行间 就是说,你们不要参加。因为诺贝尔和平奖的典礼照例是要请各国的
大使参加的,所以要各国大使不要去参加,也不要对刘晓波表示祝 贺;你要参加的话,就等
于是对中国不友好。是这样一种信,这已经很 可笑了。


许多外交官,包括北京的外交官, 在接受访问的时候都说这是非常不合理的一件事,而且
实在不知道是 怎么回事。他们就说共产党完全不懂国际上应该怎么样办交涉,这样 的事
情是没有发生过的。但是中共不管这一套,它觉得它还是合理 的。

另外一个进一步的发展就是外交部长也出面了。外交部的副部长崔天凯,他就警告各国不
要参加。你可 以做选择,我们也不能阻止你;可是你要参加这个典礼就表示对中国 司法
的挑战,对中国的友好是一种破坏,这有后果的,这后果你就自 己承担吧。

这是种威胁,就是说你要如何如何,我在经济上就给你惩罚,就不跟你做生意,或者不买你
的东西。总 而言之,就是因为它现在有几个钱,就拿这个钱到处去买通,要靠 这个东西来
威胁所有的人,要大家都听它的话。

在美国它没有这样做,它晓得在美国这样做反而不好。它就把美国认为是个阴谋家,美国
和其它西方国 家是故意要把刘晓波得奖来破坏中国的制度,甚至于推翻中共的政 权。这
都是好些一点没有根据的胡说八道,可是在国内它是独霸媒体, 所以一般人也不知道是真
是假,大概相信它的人也不少,它又有很多 "五毛党"发表各种议论。

在跟国家部长同时发言的时候,《人民日报》就发表一篇社论似的评论。这个评论就是说
西方是故意用 这个和平奖作为一个武器,颠覆中国,怕中国崛起,要使中国不得抬 头,等
等,是胡言乱语。这些乱语是任何根据都没有的,可是我想它 在国内是有市场的。

所以从这件事情你可以看出来共产党可以说是恐慌到了极点了。所以一个日本的评论家
就公开地表示, 照这样子用经济来威胁,也许可以收到某些小的效果,可是大体上说 是不
可能真正收到效果的,西方的国家不可能因此就不敢去参加的。

实际上我们现在知道,已经公开宣布要参加的有法国、英国、奥地利、瑞典、荷兰,还有
其他国家因 为时间还早,还没有宣布。我相信多数国家是不会被这个威胁住的。 所以共
产党在这个方面可以说心劳力竭,一点用也没有。

另外,我再稍微讲一下,就是所有的贵宾,被刘霞邀请去参加的一百四十三个人,没有一个
人准出去 的。余杰已经声明他是不能动的,不会让他去。十一月十日的《纽约时 报》又
有长篇报道,就是很有名的律师莫少平,是人权律师,是给刘 晓波辩护,但是不准他出庭
的;还有一个法学名教授、原来是北京大 学的贺卫方,也不许出庭。因为他们两个人被邀
请到伦敦参加一个国 际法学会议,讨论现在公平社会, 像中国这样情况怎么能够解决它
法 律上的许多问题。

但是现在因为共产党不让他们出境,他们被扣留在中国。阻拦他们的人对他们两个人
说:"这不是我们 的意思,我的上司说你们两个要是出去了,回来以后对中国国家的安 全
是一个威胁。"因此就不准他们参加了。

另外在香港也有,香港是共产党阻止不住的,包括司徒华,司徒华自己有病不能去,派别人
做代表。还 有其他许多民主党的支持民主的人士也被邀请到奥斯陆,这些人当然 会去,
但是共产党已经加以警告: "如果你们去的话,但是后果自 负。"而且香港示威游行反对
共产党对和平奖态度的事件,已经一再发 生了。所以共产党对于香港暂时还是不能控制
的。

所以从这一些方面来看,共产党可以说是非常恐慌。你别看它是一个大国,而且又是经济
上巨人的样 子,但是事实上它是害怕的。就怕自己政权被这件事情弄垮了,它随时 觉得
有垮的可能。如果有这样的感觉,那它事实上就是没有任何安全 感。所以贺卫方就说,中
国政府在这个做法上,包括不让他们出国, 实在是给自己的国际形象抹黑;也可以说是自
毁自己的国际形象。不 过共产党它已经顾不上了,它认为它没有别的办法。在国内,它就
用 武力、赤裸裸的暴力,禁止一切反对派;在国外,它就一方面用经济 的力量,一方面也
耀武扬威。比如说最近跟日本海上的争执,还有跟 越南、菲律宾的争执,都处处表现出它
是要用强的。

所以现在共产党没有剩下别的东西了,没有任何正义、道德这些方面的东西,文化一点没
有了。就是赤 裸裸的武力跟赤裸裸的钱,靠这两个东西维持它的政权。所以我觉得 这是
一个很可悲的现象。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 和观点) (RFA根据录音整 理,未经作者审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