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8, 2010

"随着社会的发展"

When I taught at the Yunnan Institute of the Nationalities in Kunming
in the mid-1980s, Miao students were discouraged from speaking their
own language. ( The pressure on Miaos to give up their language
continues, as Yang Yongxin reports in this Lianhe Zaobao article:

本报记者日前在贵州省凯里市西江镇采访,西江镇是中国少数民族苗族的聚集地,这些年来积极扩展旅游业,准备以苗族风情和独特木架结构建筑为号召,吸引各地游客前去游玩。

  记者当时入住当地一家民宿,民宿的建筑为木架结构,吃的是苗族的特色食品,不过,经营民宿的苗族一家之间讲的却都是普通话(华语),根本听不到苗语。了解情况后发现,原来他们在学校里学的都是普通话,而在家里,真正懂得苗语的只有长者,但长者们鲜少与年轻人沟通,结果在当地40岁以下的苗族人中,大多讲的是普通话,无论在外头或家里。

  35岁的蒋亚林是少数在40岁以下,但还能讲流利苗语的苗族人。她小时候由奶奶带大,因此掌握了苗语,她也对自己能讲苗语感到自豪。

  但就连她也感受到放弃苗语的压力。与三岁女儿沟通时,她被迫讲普通话,她解释:"当我跟女儿讲苗语时,女儿的父亲会投诉,说他感觉自己好像是外人似的。"

  蒋亚林嫁给了一名北方男子,目前在浙江生活。她无奈地说:"现在根本没有人能跟我讲苗语。"

  苗语属汉藏语系苗瑶语族苗语支,原先无民族文字,20世纪50年代后期创制了拉丁化拼音文字。苗族语言分三大方言:东部(湘西)、中部(黔东)、西部(川黔滇),各方言又分次方言或土语,其中川黔滇方言分为七个次方言,各个方言及次方言内部还有土语之分。各方言及次方言之间差异较大,基本上不能用各自的苗语通话。据专家考证,苗语各方言的共源词达60%以上。

  随着社会的发展,苗语功能正在减弱。根据《苗族语言功能减弱与保护》专题讨论,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因素包括:使用人群减少、使用范围缩小、使用环境不佳。而其中使用环境不佳就包括政治环境,无论在中国或其他国家,无强有力的政策支持和背景依靠,一个方言要生存是非常困难的。

The full article, which is about the efforts of Cantonese speakers to
defend their language can be read here:

http://www.zaobao.com/zg/zg100808_006.shtml

--